MENU

他送来存折 没来我的婚礼

July 2, 2019 • Read: 1 • 美文雅句

亲情来源于血缘,而血缘成就了亲情他送来存折,没来我的婚礼这样一篇亲情故事能让你感动,让你感到幸福。

01
父亲对我总是很宠溺,从小就是这样。而母亲,却要严厉许多。

小时候,我最喜欢那些水果味的硬糖。母亲担心我的牙齿,不准我吃。父亲就会背着她,悄悄买回来,去幼儿园的路上,在我衣袋里塞上一把。

父亲一直是个职小言微的公务员,他的性格决定他不可能升迁。

很多亲戚朋友的家境渐渐好了起来,可是我们家却仍毫无起色。所以心理不平的母亲终日沉着脸,对父亲常常恶言相向。

02
我18岁那年的春节,全家去姥姥家看她。

我的二姨也去了。姨夫是生意人,二姨嫁他的时候,还只是个摆地摊的毛头小子,可现在已经有了四家不小的店面。

那天姨夫请全家去饭店吃饭,席间说着新年的打算,想要买辆车子,再开一家分店。他拍着身旁的父亲说,“姐夫,你现在怎么样啊?”

父亲却点着头,谦逊地说:“还那样。”

“他赶不上你的,不过明年也要升职了。”母亲笑着把话接去了,我和父亲都知道那只是虚荣的谎话。

姨夫端着酒杯给父亲敬酒祝贺,父亲却低着头,支支吾吾地应对,酒还没喝,脸就已经红了。

一晚母亲都在笑着,脊背却挺得笔直。

直到酒席散了,她才瞬间冷漠下来。回家的路上脸色暗得像一块久不见阳的石头。一进家门,她便推我回房间睡觉,我心里就知道,又是一场不可避免的争吵。

我没有睡,站门后偷偷地听着,从细长的门缝中,看见母亲疯了一样把家里的东西摔在父亲头上,她指着父亲说:“周里新,我受够了,你能不能像男人一样让我活得顺气点。”

而父亲却一声不响地蹲着,一样一样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东西。

我悄悄地哭了,泪水忍不住流下来。

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长在这样的家庭,我身边的朋友,无论富有还是贫穷,至少知足快乐。而我,却不得不每天面对无休无止的指责与埋怨。

从那时起我就对自己说,以后绝不找像父亲这样的男人,最起码他要懂得悍卫自己的尊严。

03
还好那时已经上了大学,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学校。

然而我还是在邻居的闲话中听到了一些零散的风言风语。那是有关母亲的,我却不愿相信。

可是看着母亲渐渐改变的装束,和父亲越来越闷闷不乐的样子,我隐约猜到,那可能是真的了。

我极力躲避这个事实,可该来的总是逃不掉。记得一个初冬的傍晚,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:“你回来一趟,家里有事。”

家有什么事呢?就是他们已经离婚了。母亲什么都没有要,包括我。

母亲当天就走了。我坐在沙发上痛哭。爸爸坐过来,劝我说:“算了,就由着你妈去吧。”

而我指着他大喊:“为什么?你是我的爸爸!你为什么不去保护这个家!全小区的人都知道妈妈有外遇了。你为什么不阻制她?”

父亲颓废地坐在沙发上,低着头,只是喃喃地说着:“对不起。”

整整一夜,父亲一直在客厅里抽烟。早晨我回学校的时候,看着他失神的样子,不知道是该恨他,还是怜悯他。

就在那一年,我恋爱了。那是个肯为我打架的男生,他叫江滨,高高大大的。虽然不帅,但总让我感到莫名安全。父亲知道后,专门来学校看他。当他从同学嘴里了解到,江滨因为打架被学校记了大过,他怎么也不同意我和江滨来往。

他说:“你听我话,那种男生太野,靠不住的。”

我忍不住反驳了一句说:“难道像你这样懦弱就靠得住吗?”

我的口不择言,让父亲呆住。

他的脸涨得通红,张开的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最终他转身走了,看着他落寞身影,我知道我错了,伤害了原本就已脆弱不堪的父亲。

但那些年轻时所谓的自尊,让我一直坚硬地站着,没有说出一句道歉的话。

04
母亲在一年后寄来结婚照。

她在照片里开心地笑着,看起来很幸福。年龄的增长,让我对他们的离婚不再那么敏感了。然而令我深刻铭记的,却是父亲软弱的性格,毁了我应有的快乐与幸福。

大学毕业,我和江滨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后来母亲筹划了笔钱,让我和他开了家餐馆。生意稳定之后,我们就筹备起了婚礼。

其实,父亲一直都不喜欢江滨。也许是和他性格反差太大,他总是提醒我江滨性情太过野蛮,收不住。

我只是听过笑笑。我宁可嫁一个难以驯服的野马,也不想嫁给像父亲这样一辈子忍气吞声的男人。当然,那时的我,已经不会把心里话,说出来了。

来年婚期将近,父亲帮我写请柬的时候,忽然问我,“你妈他们会来吗?”

我点点头,他“哦”了一声说:“那我就不去了。”

“我结婚你还不来,你怕见到妈妈他们?”我半开玩地说。可父亲只是“呵呵”干笑了两声没有答话。

05
九月婚礼,父亲真的没来。和母亲几年没见,她竟年轻了不少,看来她是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一天的婚礼,整个人都疲惫不堪,江滨醉醺醺躺在床上。

我坐在桌边,清点着一天的礼金。看见一封红色的信封,薄薄的像装了张卡片,撕开,竟是父亲的存折。

那么多年,一笔一笔的存着,竟有六万八千元。这大概是他所有的积蓄。我推着床上的江滨说:“我爸什么时候来的?你看见怎么不叫我。”

可他迷迷蒙蒙说不出什么。

夜很深了,我还是给父亲打了电话,很快就接通了,看来他也一直没睡,“你来了怎么不找我?”

“看见你就够了,大喜的日子,后面站两个爹让人笑话。”他大概喝了酒,口齿有些不清。

“你怎么把存折都给我了,你怎么办啊?”

“傻丫头,我要那些钱有什么用呢?早晚都是你的。”父亲声音变得哽咽,语无论次的乱成一团,“是爸爸对不起你,一辈子没能耐……你可要像你妈那样过的幸福啊……爸爸很想你……”

父亲的电话断了,留下单调的忙音。

我默默地坐着,想起在那个清冷的房子里,一人醉倒的父亲,我第一次为他落泪了。

06
我和江滨的餐厅开得很好,却只幸福的过了两年,之后我发现他有了情人。

我和他吵过,闹过,冷战过,而他在反反复复的道歉中,始终纠扯不清。他确实比我想象的还要强悍,他曾经为我不顾一切的和别人打架,现在他为了他的情人,扇了我一个耳光。

那一个耳光,让我决定和他离婚了。

只是当初那样笃定地嫁给他,如今包括母亲出资开的餐厅都要换算成一半,只有那张父亲名头的存折,完整的留给了我。

离婚的事,我没有告诉父亲。虽然和他同住在一个城市,我却很少去看他。我怕见到他,也怕他见到我的落魄。

我退出了餐厅的股份,找了份工作。在公司不远地处方,租住了间房子。

一个人的生活,简单得像条直线,公司、拉面店、回家睡觉。

冬天的傍晚,早早地黑了。那天我像往常一样,坐在拉面店里,唏嘘的吃一碗滚热的拉面。

可是,在氤氲的热气中,我却意外地看见了父亲,花白的头发像粘了层冰霜。他坐在我的面前,低低地说:“和我回家住吧。”

看着已经年迈的父亲,吃下一半的面条,久久无法下咽。

07
父亲退休前,借着单位的福利终于买了套两室的房子。我搬回去的那天,他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
父亲的房子不大,却很干净。他把我的行理搬进了向阳的大间。那天阳光很好,暖融融的照着。父亲拍了拍手说:“就住这间吧。”

他随手打开桌上一只透明的罐子说:“吃吗?”里面竟是些花花绿绿的硬糖,挤了满满一罐,他说:“你小时候不是最爱吃吗?”

“早就不吃了。”

父亲呵呵地笑着,在床边坐下来,“还挺好吃的,一吃这个我就想起你小时候,背着你妈让我给你买糖吃。”

他像想起什么似的站起来说:“哎呀,鱼忘杀了,你先休息会吧,咱们今天中午吃红烧鱼。”

父亲走了出去,厨房响起洗涮声。我静静地坐在房间里,隐隐还可以听得到父亲吮糖的声音。

很难想象,从来不吃糖的父亲,是怎么喜欢上这些硬糖的。

或许,是因为这些单调的甜味,可以让他想起那个曾经缠着他去买糖果的女儿。而那个女儿,却早就忘了。

08
夜里,我给母亲打了电话,我问她还好吗?她说好啊。

我问她有没想过爸爸,电话的那边却安静了,许久才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气声。

她说:“有些话,我一直想和你说,其实你爸挺不容易的,当年你上高中的时候,我就已经想和他离婚了。但是他宁肯让人指指点点那么久,也要等你高考以后再离。一个男人,做到这样不容易。当初是妈太自私了。”

那天挂上电话,我许久不能入睡。

其实,在这个世界上能找到一个对自己永远妥协的人,并不容易,而我和母亲却从未懂得,也从未珍惜。

我一直以为是父亲的懦弱,让这个家分崩离析,却从没有想过,他的忍让里,是对我无限的宠爱。